返回列表

书画理论

秦•李斯:《论用笔》


2019-06-20

    原文:

夫书之微妙,道合自然。篆籀以前,不可得而闻矣。自上古作大篆,颇行于世,但为古远,人多不详。今斯删略繁者,取其合理,参为小篆。凡书,非但裹结流快,终籍笔力轻健。蒙将军恬《笔经》,犹自简略。斯更修改,望益于用矣。

夫用笔法,先急回,后疾下,如鹰望鹏逝,信之自然,不得重改;送脚,若游鱼得水;舞笔,如景山兴云。或卷或舒,乍轻乍重。善深思之,理当自见矣。  

译文:

作书的微妙所在,须契合自然之道。大篆籀文之前的书法,个中微妙无法得到不可听闻。自上古作了大篆,在世间颇为流行,但因古老和遥远,大多数人也都无法清楚得知了。今李斯删除、省略大篆籀书复杂之处,取其合理部分,参考作成小篆。凡作书,不但裹束、挽结要流畅快速,最终是笔力轻捷、稳健、遒劲。蒙恬将军的《笔经》,尚且简略,李斯更对其修改,希望有益于实用。

用笔的法则,起笔回锋须急,不宜滞重,然后行笔力求快速;要有苍鹰扑食的阳劲刚猛和大鹏扶摇直上的气势雄健,要顺其自然,不得重复更改。多横多竖的直线用笔,要像游鱼得水那样轻松活泼、阴柔顺畅;圆转舞动的用笔,要象风景秀丽的高山云兴雾起,云卷云舒,时而聚合,时而飘然,忽轻如羽翼忽重若千钧。要善于深思,其微妙之理自然就显现了。

 (清代书法家朱和羹有言:“能如秋鹰搏兔,碧落摩空,目光四射,用笔之法得之矣”,亦同此理。)

作者简介

李斯 ( ? - 208),楚上蔡(今河南上蔡西南)人。是秦代著名政治家、文学家、书法家。少时在乡村做管理文书的小官,后随荀卿学习帝王治理之术,当任廷尉。李斯具杰出的政治远见和卓越才能,后任秦始皇朝丞相。

李斯被称为小篆鼻祖。小篆又称秦篆,刚柔并济、圆浑挺健、简约便利,对汉字规范化起了很大作用,至今仍在使用。

书法作品

李斯传世书迹有:《琅琊台刻石》、《泰山刻石》、《峄山刻石》、《会稽刻石》等。

据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记载:秦始皇自统一天下的第三年即公元前219(始皇二十九年)开始东巡,为彰显其统一功绩,在各地立了七块小篆碑刻,又称“秦七刻石”、“秦七碑”。分别为峄()山刻石(公元前219年,峄山位于今山东济宁邹城)泰山刻石(公元前219年,泰山位于今山东泰安)、琅琊[láng yá]台刻石(公元前219年,琅琊台位于今山东青岛市)、之罘[fú]刻石(公元前218年,之罘山位于今山东烟台)东观刻石(公元前218年,位置未考定,有说亦在之罘)、[jié]石刻石(公元前215年,碣石位于今河北秦皇岛)和会稽[kuài jī]刻石(公元前210年,会稽山位于今浙江绍兴)。

今所存原刻石唯琅琊台刻石泰山刻石,而琅琊台刻石86字清晰,泰山刻石10字留存。峄山刻石真迹亡于唐以前,杜甫有诗为证曰:“绎山之碑野火焚,枣木传刻肥失真”。会稽刻石为始皇最后一刻,唐时尚完好,南宋时在会稽山顶,但其字迹几乎全部损泐[lè裂开]后经辗转翻刻,书法已板滞无神,失去原刻风貌。

《琅玡台刻石》

琅琊刻石文字优美,496字。其中,正文289,四字韵文,言筒意赅,虽为群臣颂德之辞,却是彪炳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座丰碑;附文207,记录随从大臣的名字和议立碑刻的事迹。

清光绪中叶刻石尚存山东诸城海神祠,后没于海中,现仅存残石一块,藏北京历史博物馆。石高一二九厘米,宽六七·五厘米,厚三七厘米。今存原石本十三行,八十六字, 并原空一行,计十四行。清初所传拓本,只二世诏十二行,凡八十四字。後阮元遣书佐至其地,剔秦篆於榛莽中,拓之多得首行“五夫”二字。凡十三行,八十六字。现所传明拓本存篆书十三行,每行八字。字迹多剥蚀模糊,但仍可于此揣摩到秦篆的笔意。清杨守敬评其:“虽磨泐最甚,而古厚之气自在,信为无上神品。”

 

 

《琅琊台刻石》是秦代传世最可信石刻之一,笔划接近《石鼓文》,用笔雄浑秀丽,结体圆转部分较《泰山刻石》圆活,实为小篆第一代表作。故一般研究篆书、篆刻学和学习小篆的人们都十分重视这个刻石。

唐张怀瓘《书断》列李斯的小篆为“神品”,称颂其“画如铁石,字若飞动,斯虽草创,遂造其极。”“骨气丰匀,方圆妙绝”。

明赵宦光评说:“秦斯为古今宗匠,一点矩度不苟,聿遒聿转,冠冕浑成,藏奸猜于朴茂,寄权巧于端庄,乍密乍疏,或隐或显,负抱向背,俯仰承乘,任其所之,莫不中律。书法至此,无以加矣。”

《泰山刻石》

秦刻石中,仅此刻石与《琅琊台刻石》为真,余皆后人摹刻。《泰山刻石》又名《封泰山碑》,石四面刻字。泰山刻石是泰山石刻中时代最早的作品。现位于岱庙东御座大殿露台前西侧,刻石原在泰山顶玉女池旁,后来移到碧霞元君祠之东庑。清乾隆五年(1740),祠遇火灾,刻石焚毁不见了。直到嘉庆二十年(1815)才从池中搜得,已断为二,后移至岱庙。刻石原文222字,历经沧桑,现仅残存十字:“臣去疾臣请矣臣” 又称“泰山十字”,其中七字完整,“斯昧死”三字残缺。秦泰山刻石列为国家一级文物,堪称稀世珍宝。

泰山刻石原碑高1米有余,四面刻文22行,每行12字,共222字。宋欧阳修、赵明诚皆曾目击。现存残石310字,第一片残石存有“斯、臣、去、疾”4字;第二片残石存“昧、死、臣、请”4字,“昧、死”2字残半;第三片残石存“矣、臣”2字。现存残石均为二世诏书刻文。

泰山刻石的拓本以明安国所藏北宋拓本最好,存166字;此外还有29字本、10字本等。

传世秦泰山刻石宋拓本,明人无锡安国家旧藏两本,一本得之李介人,计166字,一本得之朱才甫,计53字,后传往日本。今所见29字拓本有李国松旧藏明拓本,此拓本中“御”、“石”二字未损,现藏国家博物馆。又孙星衍藏本,现藏故宫博物院。“十字本”为嘉庆二十年(1815)复得后之初拓本,考张廷济跋,为钱塘吴春和在泰安郡守幕时所拓,存“斯”“臣去疾”“昧死”“臣请”“矣臣”十字,其中“斯”、“昧死”三字残存半字,“斯”字“其”部下一长横尚存,传拓精良,拓墨浓黝。

泰山刻石10字拓本

 

 泰山刻石10字碑

 

 

《泰山刻石》明29字拓本

 

以下为日本二玄社原色法帖《秦封泰山碑》,较为清晰,系北宋拓53字本。  

 

 

  《泰山刻石》在书法史上,上接《石鼓文》之遗绪,下开汉篆之先河,是中国古文字的最后阶段。其用笔似锥画沙,劲如屈铁,体态狭长,上紧下松,平稳端严,疏密匀停,渊雅雍容,有庙堂之概。唐朝李嗣真《书后品》言:“李斯小篆之精,古今绝妙。秦望诸山及皇帝玉玺,犹夫千钧强弩,万石洪钟,岂徒学之宗匠,亦是传国之遗宝。”  

《峄山刻石》

是秦刻石中最早的一块,原石唐代之前已毁。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载:公元前219年,“始皇东行郡县,上邹峄山立石,曾与鲁诸生议刻石,颂秦德,议封禅祭山川之事”,说明秦始皇先上峄山(今山东省济宁邹城境内)立《峄山刻石》;后又上泰山,立《泰山刻石》;再东行至琅琊(今山东胶南县西南),立《琅琊台刻石》,其内容皆为歌颂其立国功德。

原秦峄山篆碑,立于峄山书门。唐《封演闻见记》云:此碑后被北魏太武帝登峄山时推倒。但因李斯小篆盛名遐迩,碑虽倒,慕名前来摹拓的文人墨客、达官显贵仍络绎不绝。当地官民因常疲于奔命送往迎来,便聚薪碑下,将其焚毁,从此不可摹拓。到了唐代,有人叹惜秦碑被毁,便将流传于世的拓片摹刻予枣木板上。因此,杜甫《李潮八分小篆歌》中有“峄山之碑野火焚,枣木传刻肥失真”的句子。

今西安碑林所藏《峄山刻石》,为南唐徐弦临写,郑文宝重刻,现存于西安碑林第五室,圆首方座,通高218厘米、宽84厘米,两面刻文,共15行,满行15字。此石刻于宋淳化四年(993年),距今约有九百余年的历史。

《峄山碑》线条圆润敦厚,结构对称均衡,形体清瘦修长,风格精致典雅,可谓一派贵族风范。